帐号:
密码:
资讯

网络交易平台须为食品安全站岗

来源: 中国分析仪器网 2014-06-24 点击16670次

      专家称:当第三方平台疏于履行监管职责 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时 应承担连带责任且先行赔付

   昨日提请审议的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明确了食品安全生产经营者是食品安全第一责任人等重要表述,并新增加了大量条款,对保健食品、婴幼儿配方食品、网络食品交易等现实问题作出了新的规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对于网络食品交易中第三方食品交易平台的规定,可以倒逼第三方交易平台为消费者“站好岗”。

   监管婴幼儿配方食品

   全程质量控制 实施逐批检验

   草案新增国家对婴幼儿配方食品实行严格监督管理的规定。

   草案要求,婴幼儿配方食品生产企业实施从原料进厂到成品出厂的全过程质量控制,对出厂的婴幼儿配方食品实施逐批检验,并规定婴幼儿配方食品生产企业应当将生产原料、产品配方及标签等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不得以委托、贴牌、分装方式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不得用同一配方生产不同品牌的婴幼儿配方乳粉。

   释疑:对特殊食品单列规定 有助于建立长效机制

   中国社科院食品药品产业发展与监管研究中心张永建表示,这是食品安全法首次新增婴幼儿配方食品的单列规定,显示出国家更加重视婴幼儿食品安全的问题。他认为,之所以就婴幼儿配方食品单列规定,是因为近年来婴幼儿食品问题频发,另外,婴幼儿本身的安全防患能力比较低,发生问题后产生的社会风险和家庭危害比较大。

   国务院法制办有关人士表示,在法律层面对特殊食品作出更为严格的细化规定,有利于规范特殊食品的生产经营行为,提高特殊食品的安全水平,切实保障婴幼儿等特殊人群的利益。

   张永建表示,前些年国家就有婴幼儿配方食品相关规定出台,但大多还是指向终端形态产品,从全过程监管考虑并不充分。此次食品安全法修订,借助食品安全监管体制改革,对婴幼儿配方食品进行全过程统一监管提供了更多有利条件,有助于长效监督机制的建立。

   他指出,目前农村和城乡结合部地区更易出现婴幼儿乳粉安全问题,主要因为消费人群收入不高,对价格变动更加敏感,在选择奶粉时往往先考虑价格,因此买到质量不高甚至劣质奶粉的可能性相对就高一些。但草案新增规定能否将劣质奶粉逐出市场,张永建认为,仍有待于具体的实施细则的制定、专业制度法规、执法能力以及能够适应现有食品安全监管机构的机制的建立等多方面因素。

   监管保健食品

   首次进口和新用 须在食药监局注册

   草案要求,首次进口的保健食品应当是出口国(地区)主管部门准许上市销售的产品,使用新原料的保健食品和首次进口的保健食品应当经国务院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注册。另外,明确要求制定可用于保健食品生产但不得用于其他食品生产的物质目录和允许保健食品声称的保健功能的目录,并要求省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及时向社会公布已注册或者备案的保健食品目录。对发布未取得批准文件、广告内容与批准文件不一致的保健食品广告,按广告法处罚。

   释疑:对保健食品市场准入的改革是最大亮点

   国务院法制办有关人士表示,此次修订细化了现行法律关于国家对保健食品实行严格监管的规定,补充了保健食品的产品注册和备案制度以及广告审批制度,规范了保健食品的原料使用和功能声称等关键事项。

   中国社科院食品药品产业发展与监管研究中心张永建,此前曾就保健食品市场准入做过专题研究。他认为,此次食品安全法对保健食品的增补规定,最大的亮点是对保健食品市场准入的改革。张永建指出,草案提出保健食品的注册和备案,意味着将会对保健食品的市场准入实行“双轨道”。他认为,对经科学验证、市场实践检验的低风险保健食品可以备案,对新研发的、高风险的保健食品实行注册制,管理将更有针对性。

   “我们国家的监管资源是有限的,通过实行分类管理,管理更科学,也能有效提升监管效率。”他还表示,“十二五”食品工业发展规划首次新增营养与保健食品产业,食品安全法作此调整,也更有助于保健食品产业的发展。

   据了解,有关部门正就备案的细节进行协商,未来将会对低风险的保健食品实行备案制,对高风险的保健食品实行注册制。

   不过,张永建指出,对具体什么样的产品能备案、如何备案,一定要做精做细。他表示,如果前期政策出偏,后期纠偏代价可能会很大。对草案中提出的备案,他认为根据现有的保健食品状况,一定要严控备案范围和备案质量,不能放松安全控制。

   监管网络食品交易

   对网络食品经营者 第三方平台应实名登记

   草案第七十三条规定: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明确入网食品经营者的食品安全管理责任;依法应当取得食品生产经营许可证的,还应当审查其许可证。

   释疑:逼第三方交易平台为消费者“站岗”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对于第三方食品交易平台的规定填补了网络食品交易监管的空白,可以倒逼第三方交易平台为消费者“站好岗”,倒逼第三方交易平台在遴选电商时睁大眼睛,改变过去只发展电商、坐收管理费而不监管的局面。

   刘俊海认为,“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利润是广大消费者创造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应履行好消费者的信托业务,把失信的电商挡在市场之外,在日常的自律监管中,发现违法行为的,积极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或是责令电商改造,鼓励和帮助消费者维权。”

   舆论分析认为,此条规定的出台强化了第三方交易平台的责任。“电商是平台招来的,交易规则是电商制定的,交易市场由第三方平台开发,监管巡查的工作由平台承担。”基于以上几点原因,刘俊海认为,当第三方平台疏于对消费者的保护义务、疏于履行对电商自律监管的职责,从而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的,应当对消费者承担连带责任,而且要先行赔付。

   2013年,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肿瘤医院业务副院长葛明华曾对网络食品安全监管提出自己的看法,“针对网购食品的投诉也在快速增加,究其原因是网络销售食品安全监管存在立法漏洞。”昨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葛明华表示,建议在食品安全法的基础之上,加快修订完善《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提高网络食品经营主体的门槛,加强网络食品经营实名制管理,实行网络食品经营电子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制度,规范网络食品交易平台服务提供者与网络食品经营者的责任义务。

(来源:北京青年报)
 

 

button